首页 English Version 手机版 简体繁体 
广东地市侨网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韶关 河源 梅州 汕尾 惠州 东莞 中山 佛山 阳江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
百年古村蝶变记
2017-12-14 16:55:00 作者:

昔日的臭鱼塘水变清了,小溪中偶有锦鲤游动。袁群华 摄

随着周边的环境变好了,游客越来越多。袁群华 摄

新楼村是丰顺县人口最多的村,经过整治,破旧的古村落变成小公园。袁群华 摄

    编者按

   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,打破了传统村落的原有平衡,改变了乡村社会的命运。延续几千年的乡村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,乡村该何去何从?城市化和乡村振兴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?本期“寻找乡村振兴领头雁”,南方日报记者走进探访丰顺县汤南镇、梅江区三角镇。

    在丰顺县汤南镇,数百年历史的古村落在重拾昔日的荣光。短短一年多时间,新楼村从“脏乱差”的古村落到“净畅宁”的新农村。汤南镇正在探索美丽山水、美丽村庄、美味农产品等“三美”工程,打造“旅游+艺创”小镇,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。

    在梅江区三角镇,随着江南新城扩容提质步伐的加快,建起高楼,引来了一批批新项目。另一边,青山绿水间的农村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。三角朝着实现从单向城市化到城乡融合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的房子坚决不拆!”“村干部在找理由要地了!”这一幕发生在丰顺县汤南镇新楼村。去年,因为建设新农村涉及到征地问题,一位村民情绪激动,指着政府工作人员、村干部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拆你的房子”“拆掉的是厕所,这部分泥砖房不拆,全村新村建设就无法开展”“拆掉后,大路也直通你家门口啊……”在邻居、乡亲几番苦口劝说下,这名村民才冷静下来,最终同意拆房。

    新楼村是丰顺县最大的一个行政村之一。在城市化的进程中,这个百年古村没有跟上时代步伐,一度“脏乱差”。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下,短短一年时间,破旧的土屋焕发新颜,脏乱的粪坑得到了清理……

    农村稳则天下稳。乡村在国家中占有着重要地位,十九大报告明确地提到了“乡村振兴”,将它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山区,如何创造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?解剖新楼村这只“麻雀”,可为多方提供示范借鉴。

    ?共建

    从“要我建”到“我要建”

    绿树成荫、白墙灰瓦。走进汤南镇新楼村,老人与小孩嬉笑,宁静的古巷、参天的古榕,建设于清顺治年间的种玊上围古朴幽雅,与清澈的小溪交相辉映,形成了一幅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美丽画卷。

    “住在农村舒服,空气比城里好,要我去城里我也不愿意。”看到周边的变化,85岁的村民罗惠瑞高兴不已:臭鱼塘水变清了,以前是脏乱差的农村,现在变得可漂亮了,走出家门就像走进公园一样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个地方之前被村民形容“脏如粪坑”。“之前,村民随意丢弃垃圾、乱倒粪便,每逢下雨天全村都能闻到异味,污水横流,大家都不敢出门。”村民谢自花表示,“现在是游人一批接着一批”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改变,得益于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。新楼村有过万人口,是丰顺县人口最多的村之一。历经数百年的变迁,由于缺乏有效规划和管理,跟不上时代步伐。村民沿江沿路倒垃圾,全村弥漫着恶臭味。

    回忆起一年多前,新楼村党支部书记罗树虎脸上不禁泛起一丝“苦涩”。在农村地区,由于村民卫生意识淡薄、管理措施不足,加上农村地区重收集、轻处理等问题,“我们看着脏乱差又无能为力”。

    新楼村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。近年来,虽然梅州农村取得显著发展,但也面临诸多难题,垃圾村亦频频出现。“特大村”的新楼村,存在自治效果不明显,导致农村经济发展迟缓,农村公共服务水平低。

    创建优良城乡环境,离不开重点区域的突破。2016年,丰顺坚持以全面整治农村人居环境为抓手,以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为带动,全力创建环境优美、生态宜居、特色鲜明、宜业宜游的新农村。

    然而,前期的工作并不容易。罗树虎说,农村发展在一段时间缺乏有效引导,不少村民变得“只扫自家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”。

    为此,丰顺县、镇、村干部积极走访入户,倾听民声,如丰顺县委书记曾永祥也多次下乡走村座谈,与村干部、村民小组长、群众座谈,了解最基层百姓的诉求。“曾书记有时是不打招呼就过来。”有村干部表示,无意间在村里偶遇过两次。

    “重点突出治污、保洁。”汤南镇党委书记廖月芝告诉记者,在和村干部多次走访入户后,汤南镇决定把农村垃圾治理作为突破口,通过解决生活垃圾问题,完善农村污水处理设施,实现村容村貌变化。

    在短短半年之间,新楼村完成近300个茅坑的拆除、20多户养猪户的搬迁、200多户民居的穿衣戴帽、建设小公园等,古寨及周边的水沟清理疏通、村道铺上石砖……“脏乱差”的古村变成“绿美净”。

    在小公园里,隐藏着一处污水处理设施,污水经过管网收集、聚集处理,最终流入小溪里,几条锦鲤在干净清澈的水中游动。随着治污、种树、修路等基础工作的完成,老百姓看到变化,又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如今,村民不等不靠,主动参与新农村建设,掀起了新农村建设热潮:实行网格化管理、村级污水处理池在修建中、村民自筹百万资金修建纯和公祠……

    ?共治

    自治法治德治“三位一体”

    “村里这么干净,主要是实行了网格化管理,有专人上门收垃圾。”罗树虎告诉记者,通过村规民约,村民每人每年上交10元保洁费,“收钱是象征性的,主要是引导大家养成爱护环境的习惯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新楼村委会提出收取垃圾费的建议后,村民曾态度不一,开会时讨论很激烈,都想有好的服务,但一提到“出钱”时就有不同声音。经过全民讨论、村民理事会协调,最终全村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乡村振兴,谁来负责?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离不开党员干部的努力,更离不开老百姓的支持。”丰顺县委书记曾永祥表示,新农村归根结底是农民的农村,如果村民不积极参与,这项工作就做不长久!

    如何激发群众这一内生动力?丰顺县的做法是以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作保障。如汤南镇结合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的契机,通过党组织推动、党员干部带头等方式,进行全民动员。

    廖月芝告诉记者,通过镇村党员干部身体力行,率先示范,从干给群众看到带着群众学,最后变为激发群众一起干,全民共建共享,村民自发互相监督,共同建设干净、整洁、平安、有序的美丽乡村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里是一片老粪坑,杂草丛生,垃圾堆积。”指着新楼村北门的小公园,新楼村四村理事长罗暹到表示,这片荒芜之地摇身变成了公园,在丰富村民生活的同时,也大大提升了新楼村整体“颜值”。

    “当初拆除这些粪坑,实属不易。”罗暹到感慨,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是新农村建设要做的第一步,也是关键的一步。破败的房屋,闲置的猪栏、茅厕等是农村最常见的,说服村民自愿拆除也是最难的。

    “这其中既有传承守护的传统观念,也有群众关心的三拆是否有补偿、产权如何确认等问题。”汤南镇相关负责人说,为此,各级党员干部在实践中多次走访、探索,开出证明,找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村里的事要先开会讨论,再由理事会负责执行。”新楼村六村民理事会负责人罗国如表示,村委会、理事会坚持定期党务、村务、财务“三公开”。村中大事让村民作主,重大事项张榜公布,征求意见,接受群众监督,做到事事公开,有问题及时整改,让群众满意。

    “修建村道是好事,拆一点房子算什么”。在建设过程中,罗国如主动拆除了部分房屋,让出了路,没拿一分补偿。在清楚新农村建设后,部分村民主动拆除粪坑和养猪场,无偿腾出土地作为绿化和建设用地,甚至有的出钱出力,主动参与到拆废建绿、扩建村道等工作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当地一群热心公益的退休干部、退休教师等老人还成立老人协会,为新农村建设建言献策、发挥余热。今年64岁的罗典辉正是一个代表。罗典辉认为,只要村民充分团结起来,工作就好开展了。为此,罗典辉走访了不少村民,做好宣传发动的工作。

    同时,丰顺通过落实领导挂钩联系工作责任制度,县、镇领导挂钩联系到村,实现三级联动,加强组织领导、统筹协调、督促检查。

    ?共享

    打造“旅游+艺创”小镇

    一幅幅山水花鸟画装饰着民居,一对祖孙散步,老人时不时停下脚步,向孙子讲述墙上的传统的孝廉故事。一边是300多年历史的古寨,一边是代表现代精神文明的墙绘,传统与现代在这里“擦出火花”。

    文化为魂。丰顺县以自然风光为基础,注入民俗文化,注重文化融合,发挥文化引领风尚、促进和谐的作用,盘活利用、保护历史遗存和人文景观,赋予了新农村“内涵丰富、外在美观”的文化内涵。

    白墙黛瓦林中掩,一湾碧水寨边过。一边举着手机拍照,游客蔡春玲一边“抱怨”着丈夫“没带她来这里游玩过”。她的丈夫罗庆则笑着解释:“不是没来过,只是这一年里,村容村貌变化得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环境好了,游客越来越多。”罗树虎表示,种玊上围是集厅、祠、院、堡、居为一体的城堡式古建筑、古民居,其布局新奇,在闽粤湘赣围屋中罕见独特。新楼村计划结合特色村庄建设和休闲旅游开发,利用古村落丰富的历史人文资源,培育面线、菜脯等特色产业,打造传统民俗,推动旅游产业发展,让村民从中受益。

    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具体到丰顺就是要通过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打造健康、宜居、美丽、和谐的幸福家园。”曾永祥表示,在洁净为先、文化为魂的基础上,还要让农民的腰包鼓起来,老百姓才会有十足的底气,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才有基础和保障。

    汤南镇相关负责人表示,围绕着种玊上围,将引进有实力的企业,规划建设整合古村落、客潮文化、生态湿地等为一体的旅游综合体。

    由于温泉、文化和生态资源丰富,汤南镇正在探索美丽山水、美丽村庄、美味农产品等“三美”工程,打造集特色农业、农事体验、观光旅游、文化创意于一体的“旅游+艺创”小镇,打造现代高端旅游古村品牌,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、生产生活生态同步改善。

    随着各项建设的顺利推进,一幅村美民富的丰顺画卷正在徐徐展开。一个个村落的变化,不仅改变了丰顺面貌,还促进了县域经济发展。近几年,珠三角、汕潮揭等地商人纷至沓来购房置业、投资兴业。

    ■记者观察

    乡村振兴,要让农民唱“主角”

    乡村文明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主体。社会学家费孝通在《乡土中国》一书中,将中国社会性质断定为乡土社会,为众多学者所赞同。

    然而,延续几千年的乡村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,乡村的何去何从,从未像今天这样引发社会的关注和思考。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到来,打破了传统村落的原有平衡,改变了乡村社会的命运。

    在城镇化的进程中,数百年的乡村昔日的光芒不再,成为进城路上“被抛弃的对象”。新楼村的问题并非个案,近年来,虽然梅州农村取得显著发展,但也面临诸多难题,空心村、垃圾村等频频出现,普遍存在缺乏自治,农村经济发展迟缓,农村公共服务水平低等问题。

    在乡村振兴的大潮中,短短一年多时间,新楼村从“脏乱差”的古村落到“净畅宁”的新农村。新楼村折射出的治理经验,给人启示。

    其一,尊重农民意愿。农民是主体,必须尊重他们的意愿,尊重他们的知情权、参与权和监督权。不被理解,各级党员就突出抓好生活垃圾、生活污水、农业面源污染、水体污染整治“四大”整治行动,实现农村干净整齐、美观大方,赢得农民信任,工作也就好推动。

    其二,不搞形象工程。新楼村重新审视乡村的历史和文化,重建乡村的文化自觉和自信。通过因地制宜,以规划先行,不拿钱“堆”出新农村,不大拆大建,即使改水、改道路这样的实事,也尽量就地取材,让农民少花钱,这样的试点因而具有较强的推广价值。

    其三,创立参与机制。乡村要从“面子”美到“里子”,人才是关键。按照十九大报告的要求,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、爱农村、爱农民的“三农”党员干部队伍。从县委书记到村民,全社会的力量被有效组织起来,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形成了保障。

    记者认为,新楼村的经验表明,只要尊重自然规律、经济规律,尊重群众意愿,发挥农民和干部的创造性,乡村振兴就可以渐入佳境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记者 马发洲  通讯员 胡金辉

    总策划:练学华 谢思佳

    总指挥:汤铭琛 杨 春 卢 轶 柯鸿海

    统 筹:辜昀玥 刘 俊 唐林珍 李永强 胡新科 马发洲

    执 行:胡新科 唐林珍 马发洲 陈 萍 张柳青 黄思华 

    马吉池 何森垚

相关文章
图片中心

版权所有:广东侨网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2

主办: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

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负责制作维护

本网站用IE6.0以上浏览器、1024*768分辨率获最佳效果。

时时彩组三规律 黑龙江时时彩最大遗漏值 黑龙江时时彩开户-皇恩娱乐 排三走势图带连线
金盾重庆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0039612 仿真模拟软件 时时彩网站皇恩娱乐
黑龙江时时彩最新开奖号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 江苏11选5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十一选五
时时彩012路精准玩法 黑龙江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重庆时时彩官网平台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